• 首頁 > 時政 > 國內 > 正文
  • 注 冊 登 錄
  • 回家的路,他“走”了二十七年

      

    8月6日,張玉環在和自己的兒子學習用智能手機通話。新華社記者胡晨歡攝

    時隔近27年后再相見,母親與兒子久久佇立,一時不敢相認。

    一陣遲疑之后,張玉環和83歲的老母親緊緊地擁抱在一起。他說,從26歲到53歲,9000多天的等待,實在太過漫長。

    今年8月4日,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:“原審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達到確實、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,認定張玉環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,按照疑罪從無的原則,不能認定張玉環有罪……本判決為終審判決。”

    隨著這一判決,張玉環回到闊別近27年的家鄉——江西省進賢縣凰嶺鄉張家村,見到魂牽夢縈的家人。

    三次被判死緩

    1993年10月24日,兩個男孩失蹤的消息打破了張家村的平靜。次日,孩子們的遺體在村附近的水庫中被發現。

    遇害的兩名男童分別只有6歲和4歲,警方的法醫學鑒定書顯示,他們均為死后被拋尸入水,年紀稍大的男孩是繩套勒致下頦壓迫頸前窒息死亡,另一名系扼壓頸部窒息死亡。

    26歲的張玉環被認定是“殺人嫌犯”,主要依據是:兩份有罪供述,一個麻袋、一條麻繩和兩道傷痕。

    警方發現,在拋尸現場提取到的一個麻袋和張玉環穿過的工作服,都是黃麻纖維。張玉環左右手各有一道被認定為“手抓可形成”的傷痕,懷疑是男童遇害時掙扎留下的。

    1995年1月26日,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判處張玉環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    一審宣判后,張玉環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。江西高院撤銷原判,發回重審。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重審后,于2001年11月7日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張玉環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隨后,張玉環再次向江西高院提出上訴。但這一次,江西高院駁回上訴,維持并核準原判。

    法院認定張玉環因生活中的一些小摩擦,用手掐、繩勒致6歲的男孩死亡,為滅口又將4歲的男孩掐死,將遺體裝進麻袋后拋尸水庫。

    張玉環案的出庭辯護律師尚滿慶指出,作為重大死刑案件,張玉環案在一審時尚有法律援助律師,但在2001年對張玉環極為重要的終審刑事裁定中,卻無律師為之辯護,這有違程序正義。

    數百封申訴信

    對于張玉環的家庭來說,1993年并不太平,也是在那年,他的父親去世。

    2020年8月5日清晨,張玉環和家人上山為父親掃墓。

    “爸爸,我回來了,清白地回來了。”張玉環跪在墓碑前磕了幾個重重的響頭,傷心著“子欲養而親不待”。

    對自身清白的堅持、對父母妻兒的愧疚、對與家人團聚的渴望讓張玉環20余年來堅持寫申訴信,累計四五百封。

    “一封申訴信通常要寫七八張紙,還得寫三份,要寄給不同的部門。”因為用眼過度等原因,在獄中張玉環的視力急劇下降。

    漫長的等待,并沒有動搖張玉環及其家人的信念。

    張玉環的大哥張民強,堅信弟弟不是殺人兇手。他曾經告訴弟弟,如果是你做的,你就該死,“他說他沒有,我相信他。”

    一句相信,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從此替弟弟踏上了漫漫申冤路。20多年來,他每個月都要去法院,最多的時候一個月就去了6次。

    “他為我的事跑得頭發都快全白了,申訴信也寫了三四百封。”張玉環緊緊握住兄長的手,這樣的兄弟情讓一名法官也深受觸動,他對張玉環說,你有一個好大哥。

    為張玉環奔波的,還有他的前妻宋小女。當年,張玉環被警方帶走后,宋小女傷心欲絕,她多年來一直沒有放棄為張玉環奔波申冤。

    但宋小女知道,僅靠自己的一副病體難以養活兩個孩子,她被迫改嫁。幸運的是,現任丈夫答應照顧好母子三人,這些年,他也在默默支持妻子幫張玉環申冤。

    “小女,永遠是我的親人。”張玉環理解她的選擇,他感激前妻對自己的信任以及一直以來對自己母親的照顧。

    張玉環出獄后,宋小女專門送給他一部智能手機,希望他可以多記錄自己的生活,讓人生留下更多美好的記憶。

    法院解釋改判三大理由

    當張玉環于2017年8月22日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訴書后,2019年3月1日,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決定,并于2020年7月9日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。

    再審過程中,張玉環及其辯護律師提出,張玉環有罪供述系刑訊逼供所致、在案物證均無法與被害人或犯罪事實相關聯、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、原審在保障被告人辯護權等方面違反法定訴訟程序,影響公正審判等。

    江西省高院在再審判決中認為,原審認定張玉環作案的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。按照“疑罪從無”的原則,不能認定張玉環有罪。江西省高院列舉了改判張玉環無罪的理由:

    其一,作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繩,經查與本案或張玉環缺乏關聯;原審認定被害人將張玉環手背抓傷所依據的人體損傷檢驗證明,僅能證明傷痕手抓可形成,不具有排他性;

    其二,原審認定的第一作案現場,公安機關在現場勘查中沒有發現、提取到任何與案件相關的痕跡物證;

    其三,張玉環的兩次有罪供述在殺人地點、作案工具、作案過程等方面存在明顯矛盾,真實性存疑,依法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;

    審判長田甘霖表示,本案除張玉環有罪供述外,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張玉環實施了犯罪行為,間接證據亦不能形成完整鎖鏈。

    8月4日再審宣判后,江西省高院有關負責人代表該院向張玉環賠禮道歉,并告知其有申請國家賠償的權利。

    “我接受相關部門的道歉,并將委托律師申請啟動國家賠償和對相關人員的追責程序,希望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。”張玉環說。(記者 賴星、高皓亮、程迪、閔尊濤)

   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: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:0538-6272000 郵編:271000

   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B2-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-1

   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大专学汽修赚钱吗 福彩3d开奖走势连线图 数字双色球八卦图 2019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走势 帮我选一注七星彩 大类资产配置岗位 同花顺模拟炒股app 湖北快三走行态势图一定牛 证券股票代码 河北燕赵风采福彩排列五